春闺密事 全文阅读(春闺密事男主角是谁)

春闺密事 全文阅读(春闺密事男主角是谁)

春闺密事

秦兮

完结|约304万字

简介

握了一手好牌却打的稀烂的卫安死了,家破人亡又成了下堂妻,冗长的人生就像是个噩梦。好容易发飙一回,一转眼却又转回了闺阁弱女之时。娘家没倒爹娘还在,眼看着前头全是繁花锦秀,她下定决心要好好打牌,可是重新活了才发现,自以为握有的一手好牌竟从不属于自己。是逆流直上还是安心当个炮灰,这是个问题。

第一章·一念

当年母亲看着哥哥死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卫安躺在床上模糊的想,两只手拽紧了身下的被单,额头的汗一点点渗进眼睛里,混着她的泪水溢出眼眶,酸涩又难忍。

思维似乎僵滞了,唯有身体上的痛感清晰无比,她一点一点弓起身子,满头大汗鲜血淋漓,终于觉得身下一热,仿佛有什么脱离了身体。

一直响在耳边的嘈杂声终于瞬间隐去不断还有热流涌出她的身体,她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如同一只大夏天里垂死的狗,伸长了舌头,用尽力气让自己不要睡去。

溢满了血的衣裳沾着汗,黏腻得如同毒蛇的信子,散发着血腥味的臭气,叫人难以容忍。

卫安却能忍,她模模糊糊的努力睁大了眼睛想瞧一瞧自己的孩子,床边人影闪动,地上是缠着红绳的剪刀和几只染红了的红蛋她的孩子在那群人中间,应该是正在清洗。

新生命啊,她呼出一口浊气,努力忽略身下的不适和疼痛,准备翘起嘴角,可才勉强扯出一个弧度,耳边忽然响起一阵尖锐的叫声

这叫声让她胸腔剧烈起伏,眼里才聚集的光立即隐没,强撑起了身子侧头去瞧,门忽而被敞开,夏风裹挟着雷雨把寒气冲进屋子里来,她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寒颤,只来得及看见彭采臣阴沉沉的脸和散着怒气的眼睛,意识就归于模糊。

再醒来的时候雨过天晴,从大开的窗户里看出去,能瞧见外头开的极好的铺满了院子的波斯菊和雨后一碧如洗的天空

她舒了口气,剪纸一般薄而脆的脸上扬起一抹笑,朝着站在窗外的彭采臣招招手:采臣哥哥,把孩子抱来我瞧瞧…….’

彭采臣没有理她。

她讪讪的扯出一个讨好的笑,转头就看见玉清泫然欲泣的脸。

玉清是她的娘家丫头,跟了她许多年了已经三十岁了还没嫁出去,她叹口气,不敢再劳烦彭采臣,去让玉清:“玉清,采臣哥哥不理我,你抱孩子来我瞧瞧…..

玉清也没理她,好似不会动不会说话的木偶。

她的奶娘进来,风卷残云一般的把她往里一推,卷起她身下的铺盖往箩筐里扔了,转头就走。

屋子里寂静无声,连刚才奶娘这样大的动静,她的耳边都是一片死寂。

她有些慌了,对着她奶娘的背影喊起来:“奶娘奶娘…….

奶娘停也没停,不是从前她被花刺刺了一下就心疼的模样了,干干脆脆的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粉红色绣彩蝶牡丹的软烟纱帐子垂在床边无风自动,玉清不动不说话,如同一个死人不一时最爱说话的蓝禾捧着一只水晶碟子进来,她终于又高兴起来,期期艾艾的喊一声蓝禾,蓝禾却也双眼无神如同一个木头一样立在原地。

她终于觉察到了不对,慌慌张张的哭起来:“来人! 来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哭的太厉害,原先滕胧得好似混沌初开的不真实感一下散去,如同云开雾散,她耳朵里终于有了声响,是门被推开的声音,原来还是有人,她满怀欣喜,慢迎着光线看清了出现在视线里的人,

巨大的光晕亮的她一时睁不开眼睛,她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终于从一团雾气里看见了朦胧的人影。

是卫玠,是她的长兄卫玠,从不曾让她受过委屈的卫玠,她的委屈惊慌终于都彻底宣泄出来,边哭边翻身,顾不得沾了一身的血污:“哥哥怎么才来?没有人理会我……”她泡在血泊里难受的很,撒娇的朝她哥哥嘟着嘴巴:“她们都欺负我,不带我去瞧孩子,哥哥你带我去,你带我去……

卫玠朝她伸出手,脸上带着宠溺的笑。一如既往。

她先前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伸出手要去够哥哥的手,可是明明已经近在眼前看得见的手,她却摸不着,一摸就扑了个空。

阳光斑驳透过窗户泻了一地的光,卫安却如同大冬天的掉进了冰窖里,整个人都冻得瑟瑟发抖,眼睁睁的看着卫玠的身子一点一点变得透明。

“不!”她下意识的抱住头痛苦的哀嚎一声,跌跌撞撞的扑下了床。

先前还仿佛凝滞了的时空瞬间又动了起来。

卫玠原先还算清晰的身影登时变得模糊很快就消失不见,在消失之前,他还是朝卫安张了张嘴巴,仿佛要和她说话,

“恒河的水好冷啊……”

卫安仿佛都能看见他所站的地方有一滩水渍,她如同瞬间从悬崖上掉下去,害怕惊恐得无以言喻,哭喊着去叫玉清和蓝禾。

玉清和蓝禾终于动了动,齐齐转过脸来瞧她,脸上血肉模糊.形状可怖。

她惊得啊了一声,眼泪鼻涕流了一脸,不住的往后缩,终于从脚踏上滚了下去。

她没感觉到痛,只是怕,抱着膝盖想要缩到边上去,却忽然被人扯着手提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这里?!”

是她母亲长宁郡主的声音,她哭出了声立即扑进了她母亲怀里。

“快走!”她母亲却气急败坏,拽着她的手带她离了房间到了湖边,狠狠地伸手把她往下一推:“快走快走!”

失重感让她双脚蹬了蹬,跳起来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还是原先的帐子,桌上的安息香还在散着青烟,她松一口气抹了一把汗,是个恶梦。

她的哥哥母亲,玉清蓝禾都已经死了,他们不会出现了。

她想到这里,原先松的一口气却又立即被咽进了肚子里,沉甸甸得让她喘不过气。

都死了…..都死了……

第二章·梦魇

卫安至今还记得她母亲是怎么死的,城破,她先把弟妹推落城墙,然后自己也从城墙上一跃而下。

被千军万马踩成了烂泥。很疼吧?一定很疼吧?

她眼里慢慢漫起水雾,眼泪一滴一滴的溢出眼眶。

“你怎么又哭了呀?”一个粉雕玉琢的四五岁的小姑娘轻巧的攀上她的床,挥着软软的嫩嫩的小手给她擦眼泪,老气横秋的叹口气:“莫要哭啦,你的眼泪都快要比的上恒河的水啦。”

卫安红红的眼眶更红,苍白无血色的唇抖了抖,一脸迷惘的瞧着眼前的小孩子。

婧安侯府里好似并没有这个年纪的小姑娘,纵使有,也不该出现在她房里才是,她吞下喉咙里的呜咽,眼巴巴的瞧着面前的小娃娃:“你是谁?

看见小孩子就又想起自己的孩子,那是她的骨血,是从她身体里掉下来的一块肉,她什么也没有了,只有孩子。

一念至此,连忙又探身喊李嬷嬷,是她这院子里的管事嬷嬷,这个时候,她应该在的。

可是照旧没得到回应,她想起之前那个荒诞离奇的梦,有些害怕,也顾不得小孩子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艰难的直起身子想要下床。

“别去!”小姑娘扯住她的衣裳,仰着脸看她,眼里全是惊恐和不忍

小姑娘眼睛亮的出奇,仿佛天上的星辰全掉进了她眼里,卫安愣住,弯下腰来摸一摸小姑娘的脸,软了声音:”不行呀,我要去看我的孩子……”

可她还没走出一步,小姑娘已经跑过来挡在她跟前:“不要去了,我死的样子不好看会吓着你。”

卫安的脚步僵住,脑海里闪现一个极熟悉又极飘渺的画面—–一个浑身青紫的小婴儿眼睛紧闭,嘴唇青紫的被泡在了澡盆里,没有半点生息

她毛骨悚然,只觉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退后两步惊恐的抱住了头

‘别怕别怕。”小姑娘过来圈她的腰:“我现在变好看啦,你不要怕……”她声音染上哭腔:“娘亲,你抱一抱我,你都没有抱过我….

卫安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终于记起来了。

哪里有什么孩子,她的孩子早已经死了刚出生就被溺死在了澡盆里

小姑娘把脸埋在她腰上,抱的紧紧的:”娘亲,下辈子不要嫁给爹爹了,他是坏人…..他把我扔在水里……”她声音抖的厉害:“我好冷啊,好疼……”

卫安全想起来了。

这是她已经嫁给彭采臣的第九年,她生下孩子以后体虚血弱,亏损得厉害,生产了两天多也没瞧见自己的孩子,急的淌不住,捂着头跌跌撞撞的去偏院要看孩子。

可她没看见孩子,只透过窗户缝看见了彭采臣和彭凌薇,这对兄妹背对着窗户,面对着澡盆立着,看不清表情,说话的语气却冰冷刺骨。

“不如不活着,她活了,公主生下来的怎么办呢?”彭凌薇说:”公主都说了,她的女儿才能是嫡长女,还没落地呢,圣上就先给了县主的爵位……”

澡盆里满澡盆都是水,小婴儿眼睛紧闭和嘴唇青紫的模样实在太过骇人,卫安惊恐到了极致,竞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心慈手软成不了大事。”彭凌薇叹息一声拽住了彭采臣要伸出去的手:“之前那么多事都做了,卫玠死了,卫夫人死了,你手上沾的她家的血,都能汇成一条河了,现在来做这个作态做什么?死了这一个,再弄死她,还怕没人再给你生?”

卫安视线飘忽,恍惚听见彭凌薇还在喋喋不休:“何况现在她那个漏网之鱼的义兄带头举起反旗造反,说是要给卫家四房正名给卫家报仇,圣上只怕气的要吐血……你可别犯糊涂……”

衣裳被拽了个趔趄,她木木的垂头去看仰起头来的小姑娘,听见她说:“娘亲,你别怕,外公外婆把我照顾的可好啦,我一点儿也不痛。还有舅舅们陪我玩……娘亲,我带你一起去吧…..

卫安一个激灵,终于彻底从梦里醒过来

犀子里再也没有粉红色帐子和紫檀雕兽三角香炉,视线所及唯有一张破烂的八仙桌空落落的让人看着心里发慌。

她想起来,这是她嫁给彭采臣的第十三年了,她没有死,她要看着彭采臣怎么死,

他手里染着她一家人的血,

告密说她父亲谋反,以至于分明是在拼死抵抗临江王的卫阳清就被扣上了反贼的帽子,

拼死在杀敌的卫玠死在了恒河里,是被炸死的,血肉模糊没有全尸。

上书陈情辩驳的折子全部如同石沉大海卫阳清守着豫章城扛住了临江王的围攻,却死在了他一心维护的朝廷手里

临江王兵临城下,卫阳清亲自上阵,死在了鄱阳湖上。

她母亲领着幼小的弟弟和妹妹从城墙一跃而下。

唯有她,自始至终活在彭采臣的谎言里愚蠢至极心安理得的活了下来,眼看着彭采臣一步步登上青云梯,成了驸马,成了驸马都尉,领实职。

然后从正室变成了侧室,再从侧室变成了下堂妇。

她熬油似地咬着牙活了下来,每天沉浸在一个又一个的噩梦里,过的昏昏沉沉,却又残忍的清醒。

不过快了,她开始数日子。她要让这座公主府的人都给卫家陪葬,都给她的亲人陪葬

端午、中秋,过了中秋就是年……

她用彭采臣的印鉴写的信应该已经到义兄手里了,义兄再把这些信故意露出来,多疑的成化帝根本不会容彭家再活着。

她等着看她们怎么死。

恍惚间好像听见了前院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当年她家里好似也是自从哥哥死后就不停响起这种惊慌失措的哭叫声,绝望又凄厉。

现在,终于轮到彭家了。

她笑起来,缓缓闭上眼睛,又瞧见小姑娘朝她招出手。

娘亲,快来呀。”

第三章·新生

卫安猛地从梦里醒来,夜幕四合,繁星点点,盛夏的晚风顺着窗户钻进破败的大门,让她忽而觉得有些冷,她懵懵的坐了一会儿,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她已经拉住了女儿的手,却并没有如期见到爹娘兄长和弟妹,一转眼却到了这里。

月朗星稀,初夏的晚风还有些凉气,不冷不热的正正好。

可她却只想叹气,还以为已经看见彭采臣他们一家死了,没想到又是个梦,她清醒的时候已经越来越少,大多数时候都在不同的梦境里来回穿梭。

可是从来没见过爹和娘的正脸,没见过弟妹的正脸。

她不配。

前世彭采臣是持刀砍向他们家的人,可她却是彭采臣手里的那把刀,她自私冷酷,多疑善思又敏感自卑,跟父母从不亲近。

彭采臣后来献给新帝的那些所谓证据大部分都是从她手里拿到的,而后又刻意大肆渲染,最后成了他往上爬的踏脚石,

她不是个好人,听庙里的大和尚说,她父母亲人早已经转世轮回。

曾经还想上穷碧落下黄泉,好歹要找到父母亲和亲人,告诉他们她知道错了,告诉他们她猪油蒙了心眼屎堵了眼,居然会因为嫉妒就成了别人手里的刀。

可是从那之后她再没肖想过,她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下辈子肯定要投入畜生道,而她的亲人们,却该再入轮回,再也别碰见她这个丧门星讨债鬼。

喉咙里又干又痒难受的厉害,她咳嗽了几声,慢慢转过头,等着再有人出现

每一个梦境里都有来跟她讨债的人,那些人大多不说话不开口,只是用他们临死前的凄惨形容看着她,看的她愧疚难忍肝肠寸断。

她摸不着喊不应,最后也就死了心,能多看他们一两眼,也是好的。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掉下了一地的灰尘汪嬷嬷一面拍着身上的灰尘一面嘟喷着什么进来,看见了卫安立即就笑起来

卫安也跟着笑,笑完了豆大的眼泪却猝不及防的就从眼眶里滚落出来,她连爹娘都梦见过了,可是从来没梦见过汪嬷嬷。

这是她的头一个奶娘,从小跟在她身边陪着她长大,把一腔爱意都给了她,亳不设防呕心沥血,最后却死在她的见死不救里。

她一直知道,汪嬷嬷是太恨她了,所以从不来入她的梦,

或许是因为她要死了,汪嬷嬷终于跟女儿一样,才愿意来送她最后一程。

她这么想着,虽然知道抱不住,还是忍不住朝汪嬷嬷扑过去。

汪嬷嬷一伸手把她接了个满怀,声音软的不能再软,手在裙子上擦了又擦才来给她抹眼泪:“可不兴这么哭的,哭坏了眼睛!不是咱们就不是咱们,谁敢冤枉咱们…..

卫安一句也没听进去,她放开汪嬷嬷的腰,错愕的把手收在眼前,又再去看汪嬷娘 —–摸得到,竟是摸得到的……

她终于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从前的梦境里,除了女儿,她从来只看得见梦里的人心濒死的状态出现,也从来摸不到喊不应,可现如今,她结结实实的抱住了汪嬷嬷,汪嬷嬷的眼睛亮亮的,脸圆园的,满满的都是生机,绝不是挂在房梁上舌头伸出翻着白眼的吊死鬼模样。

她瞪圆了眼睛,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大门就砰的一声被打开,微风裹着大片的落花穿堂进户,扑面而来吹到人脸上,卫安终于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处。

这是在普慈庵的戒律院,四面窗户都是破的,到处漏风,因为从来也没吃过这样的苦而后来又总是吃这样的苦,因此她对普慈庵的戒律院格外熟悉,原先还懵的很,如今却立即就认了出来,

汪嬷嬷拿手在她眼前晃,一面晃着一面还不忘记回头去问刚刚推门进来的两个丫头:“怎么样,那边到底有定论了没有?姑娘是侯府千金,这偷窃的事儿她怎么做的出来?二夫人是不是糊涂了,哪有指着自家人说是贼的?!”

汪嬷嬷越说越气,已经说起了主子的不是,两个丫头噤若寒蝉,看一眼卫安,又看一眼汪嬷嬷,缩着头当鹌鹑,躲在旁边只当没听见。

偷这个字实在太敏感,卫安如同被针戳了,下意识的绷紧了脊背,像是一只刺猬,全身的刺都竖起来,她终于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了。

细算起来,她所有的不幸和阴暗,都是从普慈庵滋生。

从高高在上纤尘不染的侯府千金到手脚不干净脑子有毛病的疯子,她的名声就从普慈庵开始一败涂地。

可原本她本不该跟偷这个字扯上关系的她父亲是定北侯的嫡出五儿子,功勋之后又自己考中的进士出身,领了官职外放了知县一层一层的爬到知府的位子上,算的上有出息,她母亲更是京城名姝,是已故镇南王的独女长宁郡主。

怎么算,她也不该跟个偷字联系起来

如果她父母在的话

“就是可惜父母不在!“二夫人秦氏痛心疾首,连耳根子都红了,臊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但凡……但凡她父母要是在,但凡她要是肯听一句半句别人的话……”她说着说着对着对面仍旧和颜悦色的左都御史的夫人方氏急的真的哽咽了:“廷容,你还是别往外说……我们老夫人要是知道,可得气出个好歹来…..”

二夫人真是觉得晦气极了,好容易出趟门领着家里的孩子们来普慈赓上香听经,高高兴兴出的门,却还没待到一天就出了事 —–同样来听经的方氏同她们是相邻的院子,孩子们互相串门说话也是有的,原本什么事都没有,两家的姑娘们玩的也很是开心,可是谁知道傍晚的时候就出了事—–方氏的小女儿手里被皇后娘娘赐下来的玉如意,准备要捐给普慈庵的玉如意不见了。

不见了也就不见了,虽然住的近,虽然两家孩子们互相乱走,可是谁也不会怀疑到侯府姑娘身上不是?都以为是小丫头们或是小尼姑手脚不干净,谁知道玉如意却在自家侄女房里榻上找到了

这可真是百年难得一见,饶是二夫人秦氏和方氏是手帕交,也臊的没脸见人,偏偏卫安还一口咬定不是她拿的,说是方家污蔑人,二夫人这样和善的人也忍不住气的发晕,一怒之下让人把卫安关进了后头的戒律院。

第四章·污蔑

夏夜的凉风拂面,吹的人心里头的烦躁都好似去了几分,天空中繁星点点,站在廊下瞧着山上松涛阵阵,还能看见星星点点的萤火,二夫人一面叫人出去注意着,不许叫孩子们往树林里走,一面又面红耳赤的同方氐说情:“孩子毕竟是不懂事,她也有些可怜的..

方氏知道为什么二夫人这样说,卫家的这些小姑娘们,卫安的年纪不尴不尬,不算大也不算小,正在中间,不是受重视的,

亲生父母又远在豫章,五房没个长辈在定北侯老太太又年老了力不从心,这个小姑娘就算锦衣玉食,金莼玉粒的养着,瞧上去也孤零零的叫人觉得心酸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