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浅浅的诗(贾浅浅的诗黄瓜不仅仅是吃的)

贾浅浅的诗(贾浅浅的诗黄瓜不仅仅是吃的)

贾浅浅的“粗话诗”引发了现象级舆论沸腾。

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民众不能单纯的、孤立的、片面的把贾浅浅流传的几首诗与她本人的真才实学直接划上等号,也不应该把贾浅浅的诗直接与她的父亲建立裙带关系,这是有失公允的立场预设。这一点,应该成立!而且,大多数网友也是基于这一立场前进的。

但是,但是,有人不愿意了,它要为贾浅浅申冤。

它说:民众因身份而预设立场,故意带偏节奏。

它说:网友是从她的诗里找把柄,借机对其攻瑕索垢。

它说:“屎尿”本身就是“诗化”,更隐含对“王的归来”嘲讽。

它说:诗无定诂,现代诗更无定型,贾浅浅的诗虽不是杰作,但它绝对算得上现代诗。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这群下里巴人,如何懂得“屎尿性”打造的阳春白雪场景?

它说:“屎尿性”片断虽不雅,但置身具体语境就另有一番意味了。

它说:网友没有就诗论诗,而是在“带节奏”,搞没有价值的人身攻击。

它还说:之所以有这么多质疑,本质上是因为这些人对现代白话诗的整体误解分不开。

……

说到底,这就是彻底为贾浅浅的“粗话诗”彻底漂白。

试问,作为一家有影响力的媒体,这样盛气凌人的挑衅、粗暴蛮横的洗白,谁给的资格?哪来的底气?怎么的立场?何种的幕后?才有如此的嚣张?在你们的眼里,群众都是一群大老粗?你们自己划定一个边界,说这个圈叫“现代诗”,于是你们跳进这个圈里尽情自嗨,大肆裸露你们那晃眼的“屎尿性”而不允许大家围观,更容不得半点质疑,是吗?你们是哪只眼睛看到的大众不是对“屎尿性”措词和场景的批评质疑?你们嘴里的“现代诗”都沦落到需要“屎尿性”来构设意境还恬不知耻吗?这就是你们对现代诗的所谓宽容吗?这就是你们口口声声说的另一番意味吗?

我们回到就诗论诗。诗歌是通过有节奏、有韵律的语言,以强烈的感情和丰富的想象,高度集中反映现实生活、抒发思想情感的一种文学体裁,抒情色彩、音韵之美、含蓄凝练即成为诗歌的三大基本特征,抒情言志则是诗歌两大基本功能。一首好的诗歌,它必须具备传递真、善、美的赏析价值,通过跳跃的字符、丰富的想象,让人充分领会诗歌里面的大爱大美。但贾浅浅撰写的、有人辩护的那几首诗里,有这样的意境和感觉吗?不但用语粗俗下流,就连情节内容,也不比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强。某报还不服气是吧?上诗:

《黄瓜,不仅仅是吃的》—贾浅浅

寂寞的时候,

黄瓜,

无疑是,

全天下最好的。

再看看6岁小孩的诗

请问某报某人,面对这样的“意味深长的诗”,你打算作何解释呢?

为什么会这样呢?说到底,骨子里流淌的惯性自负。

什么是惯性自负?直白地讲,就是“我要我觉得,我不要你觉得”。我做什么,标准就是什么!我怎么做你不能管,更不能评!因为你就是一下里巴人,你懂什么!

如此霸道的逻辑,如此张狂的口气,如此不屑的态度,如此玩人民于掌股之间,得是什么样资本和后台的人才敢为?“粗话诗”顶多格调低下,但某些媒体和媒体人惯性自负,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不可一世,那可就是方向问题了!如果不刹车、不反思、不悔改,恐怕行难致远!

最后附“浅浅体”诗一首:

《不要以为》

不要以为

椰子里的内陆湖

可以洗黑为白

不要以为

不带歉意的避重就轻

可以颠倒乾坤

不要以为

吃瓜群众手里只有瓜

也许

他们还有思想、笔、或者黄瓜

哦,对了

黄瓜虽好

切勿贪用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