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会忘记星期几(星期一到星期天怎么记)

时常会忘记星期几(星期一到星期天怎么记)

© Felipe Estay Miller

利维坦按:

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星期/礼拜,其实进入到中国也是很晚近的事。历史上,中国人采用农历,这种历法仅有年、月、日的时间概念,没有星期。到了晚清时期,星期日休息制度从个别新式学堂开始,浸入中国古老的休假制度(一说较早实行者是福州船政学堂,为洋务运动中设立的一所学堂)。

不过话说回来,星期真是一个奇怪的设置,对我来说,它存在的一个显著作用就是让我们忘掉了今天是具体几号……

时间单位“日”、“月”和“年”都有据可循,它们(大致上)和地球、月球以及太阳的运行相吻合。

然而,**相比之下,时间单位“星期”则显得来路不明。七天既不代表任何自然周期,也不能视为月或者年的均分。**尽管几个世纪以来,星期对于犹太教徒、基督教徒和穆斯林来说意义重大,但直到大约150年前,世界许多地方才出现星期或者其他类似的周期循环。再往前,人们就算没有“星期”也一样生活。

如今,一周七天已成为全球通行标准,并且根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历史学家大卫·亨金(David Henkin)所言,我们深处时间洪流之中,星期已然成为重要灯塔。他在新书《星期的故事:非自然节律如何造就了人类》(The Week: A History of the Unnatural Rhythms That Made Us Who We Are)中亲切地称星期为“一个倔强的日历单位”,并且追溯了其演变过程,分析了它为何能持久存在。

© Wikipedia

我们现在所熟知的星期是一个由连续七天组成的时间循环,包含工作日和休息日。它起源于古罗马时代,至今已有约2000年的历史。

罗马历中的星期融合了两种相关用法:一是每隔六天出现一次的犹太教安息日(后为基督教安息日),二是地中海地区人们用七大天体(日、月和其他五大天体)记日的做法。

自那以后,星期就以这个形式保留了下来。但亨金认为,在过去的200年里,人们社交圈越来越广,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星期成了人们彼此之间协调社交和商业计划的工具,它也随之被赋予了新力量。最近,我和亨金进行了一场对话,讨论了星期是如何塑造我们的时间观的,以及它为什么能排除万难而存在。以下是我们谈话的文字编辑版。

乔·平斯克:一周七天的概念由来已久,但您认为,19世纪时,人们对星期的感知发生了一次重要的变化,这种变化是什么呢?

大卫·亨金:星期对于人们的日常生活来说变得更加重要了,而不仅仅是今天是不是星期日/休息日的问题。从某些方面来看,它变成了最稳定的日历单位:当你认为今天是星期二,结果发现今天是星期三,你会感觉到日子过糊涂了;但如果你认为今天是26号,结果发现今天是27号,你的感觉不会这么强烈。这就是变化所在:星期主导了我们对时间的感知。

© Giphy

平斯克: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又是为什么呢?

亨金:如果只列出一个原因,那我会说是城市化。这其实是一种社会现象:人们想要和其他人——尤其是陌生人约定时间,进行商业活动或社交活动。如果大多数人都住在农场或者小村庄里,他们不需要和不常见面的人协调时间安排那么多活动。

因此,现在的我们非常需要知道今天是星期几。我们将娱乐活动、小提琴课、监护日或其他数以百万计的事情按照星期来规划,每一天的活动都大不相同。

平斯克:这种改变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时间观的?

亨金:作为一名历史学家,我很难去证明这一点,

但我确实认为,我们越来越适应这种周期后,会感觉时间过得更快了,因为一星期要比一个月更短。星期一和星期二、星期三给人带来的感觉是不同的,因此我们会觉得,好像一下子今天又是星期一了?!你可以从19世纪的日记中观察到,人们越来越多地提到一个星期又过去了之类的话,以描述这种时光飞逝的感觉。

© Tenor

平斯克:您在书中写到,100到150年前,人们曾经试图“改革”年历,并且想让星期更加规律有序。这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亨金:这是为了“驯服”星期,让它更加合理。

星期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时间单位,在所有的时间单位中,星期是唯一一个不能用来整除更大时间单位的单位,而其他从秒到世纪的各种单位都可以。对于企业来说,这会带来的一个问题:当一个月、一个季度或一年有不同的周数时,会导致记账不规律。

另外,据称改革也是为了解决一个更宽泛的问题,即2021年11月16日星期二这种说法严格来说是多余的,2021年11月16日一定是星期二。并且,如果人们混淆了星期几和几号,比如把事情安排在某年的11月16日星期三,那么就会造成许多困扰,因为这一年的11月16日可能根本不是星期三。

平斯克:那么,改革者想要进行哪些改变呢?

亨金:他们想要改变历法,这样就可以将11月16日固定为星期二。最受欢迎的提议是将一年中的364天按照固定的星期排列,然后年末有一两天为“空白日”,不算在任何一个星期之内。

类似的改革得到了美国商业利益集团和科学界的大力支持。当时正值国际日期变更线和时区设立之时。改革运动成功让各国政府采用格林尼治标准时间(Greenwich Mean Time,GMT),但星期排列制并未予以采纳。

平斯克:是什么导致这场改革走向了失败呢?

亨金:主要原因是宗教,因为基督教徒、穆斯林以及犹太教徒都是从创立之初就将七天作为一星期,周而复始循环下去。现在突然改变计算方法,任何一方都不会没有异议。而且我也信仰犹太教,如果我计算星期六或者星期三的方法和别人不一样,这么做真的会搞乱我的生活。

但是,许多人也出于非宗教原因坚持用星期记日,尽管他们知道星期几根本没有实际意义。一旦人们习惯星期二或星期三这样的叫法,在摒弃星期制时就会心生犹豫,这点也不足为奇。

© Imgur

平斯克:尽管星期并不是以任何自然周期为基础,但神奇的是,它似乎是一个完美的时间周期,能够将重复出现的活动间隔开,比如说打扫卫生或给家人打电话。您认为星期是否符合了人类的某种自然节律?

亨金:我认为这种说法是完全合理的。

一种假说即你所提到的,星期被保留了下来是因为它刚好和某些东西完美吻合。关于这一点,我犹豫的点在于,星期所完美匹配的东西似乎和时代背景息息相关,比如,多长时间和妈妈交谈一次这个问题,在电话出现之前,答案是不一样的。一种神经学解释是,一周七天之所以会出现——或者更准确的说,延续下来,是因为人们最多能记忆七个单位以内的事物。因此,一周七天可能刚好符合人们的认知能力。

(www.nytimes.com/2019/07/02/magazine/how-to-remember-a-license-plate.html)

另一种假说是,一直以来,我们已经习惯了以星期作为事件之间的合理时间间隔。身为一名历史学家,我更倾向于这一说法。

平斯克:在您的书中,现代生活7天24小时全天在线的模式已经侵蚀了星期所代表的某些固定节奏,因为有了互联网,人们可以决定自己什么时候看电视、购物或看新闻。您认为星期的重要性正在衰减吗?

亨金:当我开始写这本书时,我曾认为或许我正在记录关于星期的现代体验,而它正走向瓦解。但到最后,我不那么确定星期的概念会瓦解了。我认为,星期的影响力确实有所减弱。但另一方面,写这本书让我感觉到星期还会继续存在。人们在新冠疫情早期的体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人们感到迷失,因为不知道现在是星期几,这种感受也有力说明了时间是多么容易流逝。

文/Joe Pinsker

译/Rachel

校对/Yord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