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西之家(羽西之家家具图片)

羽西之家(羽西之家家具图片)

靳羽西在纽约拥有一幢5层楼的历史建筑,热爱装饰自家的她,每年都为家中换新装。最近一次为纽约大宅装修,花了整整3年时间。书房的会客空间,摆放的是“羽西之家”品牌的家具,墙上的宝石挂毯来自加德满都,天花板上飞舞的龙凤是荷兰艺术家Heather Jeltes在此以金箔贴就的定制作品。

主人:靳羽西,祖籍广东,出生于广西桂林,16岁赴美国夏威夷杨伯翰大学学习,获得音乐和政治学学位。后定居美国纽约,创立靳羽西媒体制作公司,致力于东西方文化的沟通。1992年她创办羽西化妆品公司,成为中国本土第一个国际化的化妆品品牌;2007年她又创办家居精品店“羽西之家”。堪称成功女性楷模的靳羽西,对“美”有很深的体悟,跨足媒体、美妆、家居等事业,在她眼中都是“美”的实践。“ 如果你喜欢请客,就一定要有张超大餐桌。”热爱接待宾客,也是中外各界名人桥梁的靳羽西,在接受《安邸AD》采访时曾经这么表示。这位于餐厅、以桃花心木制成的中式长桌及其搭配的明式椅,当然担负了重大任务。桌上摆放的各式茶壶,是中国手工艺人们为她特别定制的,整体中式氛围中,优雅而精致的法式吊灯则造就空间更丰富的层次。

“ 家,对我来说就是一切。它既私密,又公开,我的每个家,都必须满足所有需求。” 走上二层,是宽敞而明亮的书房,热爱写作的她,至今已出版过9本著作,不知这位传奇女王的精彩灵感火花,又有多少曾经在此萌发?生活在艺术之中,自然而然,眼界所及就只有美的事物。这张由艺术家Nancy Vaugh为羽西亲笔勾勒的肖像画,仿照波普大师安迪沃霍尔的风格,却也将羽西那股摩登、现代的调子体现无遗。

多年来,羽西收集许多来自东南亚的古董:中间的浅色砂岩佛像,来自17世纪的缅甸;左边这座站立的佛像,则来自13世纪的柬埔寨;墙上挂的银质镜面也来自印度。

小厅的主色调是羽西最喜欢颜色之一 ──白色,远处的不锈钢雕塑作品是年轻中国艺术家的作品。

这座诞生于上世纪20年代的洋宅,窗 外俯瞰哈得孙河美景,窗内则是中西合璧的优雅生活。三层客厅,是东西融合的最佳范例。壁炉上的是来自18世纪的法式挂钟,墙面上挂着羽西父亲靳永年的几张画作,明式茶几和西式古典风格的沙发与单椅相互沟通,且融合出特殊风格,就如同主人那中西美德兼备的特色。

客厅的另一面,最先映入眼帘的,自然是古董橱柜上的庞然大物,这是来自18世纪泰国的镀金龙舟,在这儿一摆顿时镇住气场。通往客厅的走道上,精致而有些野性美的地毯吸引眼球,当步上这层楼时,又不免令人对房里的摆设好奇不已。

不管在中国,还是美国,靳羽西无论走到哪里,总是光彩亮相,倍受瞩目。

20世纪60年代初起,她始终扮演着中西方沟通桥梁的角色:被亲切地称为“当代的马可·波罗”“中央王国的皇后”“友好大使”,电视节目《看东方》《中国的墙与桥》曾荣获美国电视界的最高奖项“ 艾美奖”——她还是有史以来第一位仍然健在的、在中国邮票上印有头像的美国公民。

靳羽西在纽约、北京和上海都有自己的家,在罗马与妹妹靳羽萍共同拥有一所公寓,在巴西里约、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和长沙也拥有房产,她的生活也是在这些城市之间穿梭度过的。

“对我来说,家就是一切,它既公开又私密。”靳羽西说。她在家工作、休闲、招待宾客,因此必须得把每个家都设计得满足所有需求。

“我每年都会重新装饰各个住宅,这样让我充满活力。”她喜欢亲自动手装修和布置自己的住所,偶尔年轻设计师Luke Van Duyn会过来帮帮忙。羽西花了整整3年时间,翻修她在纽约建造于20世纪20年代的住宅,终于在去年完成。

这栋老宅原来有5层楼高,共700平方米,可俯瞰哈得孙河,靳羽西首先做的,是把电梯修到新加盖的第六层。在这层楼上,她建造了一个露天阳台,从这里能俯瞰整个曼哈顿。这幢历史悠久的住宅,靳羽西购于20世纪90年代,她喜欢这栋住宅,不仅如此,她也向《安邸AD》坦承:纽约是她心目中最喜爱的城市。

在这栋富有双重情感的宅子里,擅长将中西文化彻底融化后,构成独特美感的靳羽西,将复古与现代,亚洲、东方与欧式风格相互结合,为这座美式褐石房屋增添不同气息。

在房子入口处有一扇年代久远的来自印尼巴厘岛的木质雕花大门,旁边是用来祈福的6座18世纪缅甸佛像、手持圆球的僧侣以及来自日本的16世纪用来祈求好运的青铜狼雕塑。

墙上悬挂的水墨画出自羽西的父亲靳永年之手,他是著名的传统“岭南派”画家,也专研西方油画技巧。因为家学渊源,靳羽西和其余三个姐妹都有天生的艺术细胞,而羽西至今仍从事着美的事业。羽西也喜欢在家中挂父亲的画,因为她欣赏父亲作品中那极细微又强烈的表现及情感,也由于家中地板采用的是19世纪的经典黑白风格,水墨画正好营造出温馨的氛围。

一层有一座很大的厨房及正式餐厅,用来随时接待靳羽西的宾客们,不论在中国或西方,交游广阔的羽西,经常化身中外各界名流的沟通桥梁,因此在家中宴请宾客,也是羽西乐在其中之事。餐厅内摆放着的红木大餐桌和明式餐椅都是中国的古董,桌子上装饰的好几百个小茶壶是由专业技工为她设计和手工制作的。

二层是极其舒适的书房,其中的家具大多都来自她自己的家具公司“羽西之家”,还有来自加德满都镶有宝石的挂毯,而天花板上由艺术家Heather Jeltes用金箔贴就的飞龙和飞凤,增添异国风情,也使得空间更多了一个亮点。

三层是一间欧、亚混搭风格的大客厅,晚餐开始前,羽西便在这里款待她的客人们喝酒聊天。客厅里13世纪的柬埔寨佛像、16世纪的缅甸木佛像、印度的纯银镜子和明式桌子相得益彰;壁炉上是源自18世纪法国的挂钟,“羽西之家”风格新潮的家具紧挨着拿破仑扶手椅,看起来十分和谐,墙上靳永年的水墨画和油画家田子仲的作品相得益彰 。

五层是羽西的豪华套房,融合了亚洲艺术品,和知名艺术家Dimitar Lukanov的雕塑作品。还有一座华丽的衣帽间、宽敞的浴室以及一座私人厨房。

房间里小桌上的印度卧佛,将睡眠区和明亮的会客区划分开来,客厅里有红色的沙发,沙发上放着蓝色的抱枕,客厅的墙上挂着画家曲木子的油画。不过,靳羽西还是更喜欢和珍惜她父亲所作的水墨画,对中国传统水墨画怀抱着浓厚情感的她曾经表示:“即使在国外生活再久,薄薄宣纸上水墨的味道让我想起自己的根。”

在羽西不久前发行的第九本著作《点亮生活的99个灵感》(99Ways to Live a Charmed Life)中,她承认自己十分幸运,拥有了最好的生活,不过她还补充道:“幸运只是人生故事的一个部分,越努力的人才会越幸运。”

photographer Gianni Franchellucci | GERBER GMC

writer Marina Pignatelli

editor Beryl Hsu translator 上海中版翻译有限公司

转载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版权为《安邸AD》杂志所有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