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沙群岛现状(东沙群岛总面积)

东沙群岛现状(东沙群岛总面积)

近年来,我国南海地区可谓风起云涌。

不但周边国家不断觊觎邻近的海岛和海洋资源,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等域外国家,也纷纷以各种借口插手南海局势。

特别是此前,菲律宾在美国的支持下挑起所谓南海仲裁案,更是将南海局势搅得风云激荡。

为何本属我国的南海,却屡遭外国的眼红?按照国际政治学说的观点来说,无外乎利益而已。我国南海总面积达350万平方千米,共有西沙、南沙、中沙和东沙四个群岛组成。

其中的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屡屡受到周边国家的侵扰,有若干岛屿被越南、菲律宾、马亚西亚等国非法占据。

而东沙群岛由于其所在的地理位置最为靠近我国大陆,并且在我国台湾省的实际控制之下,因而没有卷入南沙诸岛的争端之中。可以说,东沙群岛的实际控制现状,决定了南海诸岛争端中为何没有东沙群岛。

1、七度易手终回祖国怀抱

在南海四大群岛中,东沙群岛位于最北端,其中的主岛东沙岛是南海诸岛中最大的岛屿之一。

东沙岛整体形态呈现为马蹄型,中间围成一片泻湖,因而又被称为月牙岛。再加上南卫和北卫两个珊瑚滩,共同组成东沙群岛。

当地不但有丰富的鱼类资源,而且还蕴藏着丰富的油气资源。

东沙群岛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它位于香港、台湾和珠江口大三角地带的中心区,扼台湾海峡、巴士海峡的咽喉,是北入东海和太平洋的要道。

东沙群岛属于我国的历史可以上溯至东汉时期,那时我国的东南沿海的渔民即不断出没其间。

直至清朝雍正年间,也就是在1730年,清政府将东沙群岛纳入广东省管辖,在其上筑房修桥,甚至还建有一座“天后庙”。

这种状况直到1901年,日本商人西泽吉次率日本浪人窃居东沙岛。他们不但在岛上插上太阳旗,还将岛名改为西泽岛,将珊瑚环礁改名为西泽礁。

当时,西泽吉次的目标主要是岛上的岛粪,这是生产磷肥的重要原材料。

直到8年后,后知后觉的清政府才派两广总督张人骏与日本展开斗争,但终因为国力衰弱陷入僵局。

最后,只得使出清政府的一贯“大法”—-交钱赎买,向日本交付一定的钱款才得以赎回东沙岛。可是又一个8年过去,到1917年,占据我国台湾岛的日本人再次将目光盯上东沙岛。

当时的基隆商会会长日本商人石丸庄助带领上百人登上东沙岛,盗采鸟粪和海草,东沙岛再度落入日本人的手里。

后来,国民党军队舰艇开到东沙群岛,武力驱逐日本浪人并再次登上东沙岛,东沙岛重回祖国怀抱。

从1928年起,国民党海军开始常驻东沙岛。

然而事情到此还没有完结,“七七事变”爆发后,日本海军出动舰队炮击东沙,并派军队强攻,东沙岛五度易手。

随后日本人将东沙岛再度更名为西泽岛,并在岛上修建飞机跑道,日本海军派出通信和气象部队常驻东沙岛,并通过开辟水上飞机水泊地、兴建油库等措施,将东沙岛打造成为日军进军南洋的前哨基地。

在二战期间,美军派军机侦察并空袭东沙岛。1945年5月,美军攻占东沙岛,随后升起美国国旗,东沙岛六度易手。

1946年,国民党海军再度登上东沙岛,正式行使管理权,设立东沙管理处,将其纳入海军管理。至此,经过七度易手,东沙岛终于回归祖国的怀抱。

当1949年蒋介石败退台湾后,面对解放军的气势如虹,国民党台湾政府对祖国大陆大加防备,使得东沙群岛成为国民党台湾当局布防的重点。

当然,按照当时国民党的说法,是反攻大陆的前哨。

国民党开始对东沙群岛进行一番苦心经营,他们在东沙岛上设立海南“反共救国军”联络组,用以组织对大陆进行破坏和渗透。

后来在美军的帮助下,在东沙岛上修建一个永久机场,可以起降大型飞机,叫嚣着将东沙岛打造成为南海上“永不沉没的航母”。

20世纪70年代中期,台湾国民党军队组建东沙守备区,派驻重兵进行防卫。

1979年时,台湾当局将东沙岛划归高雄市管辖,但依然作为军事用途,只有驻军而无居民。

2000年,台湾将东沙岛从海军管理序列剥离出来,由所谓的台湾“行政院”海巡署接手管理,设立海巡署东沙指挥部,配备两个岸巡中队249人驻守在岛上。

此时,东沙岛已经成为一个标准的海防阵地,不但部署着各类轻武器、多门小口径机炮,而且还配备有战防炮等大、中口径火炮多门。

岛上驻守部队除海巡署人员,还有空军和海军的联络和气象测绘人员,依然是实行军事化管理。

2007年,台湾当局在东沙岛上开始一个大的动作,那就是宣布斥资修建台湾首个国家公园—-东沙环礁国家公园,号称要打造“台湾版马尔代夫”。

台湾当局的这一决定引发无穷的猜想,难道东沙岛将放弃其军事重镇地位,而成为一个民用的岛屿?

但是台湾“国防部”对此却有不同的解释。他们表示,东沙岛的防卫力量不会减少,只不过是执勤单位的转换。

而且这样还有一样好处,那就是“海巡署”具有司法警察的性质,能够与大陆进行渔事纠纷方面的协调,并且也可以更有效地打击海上走私和海盗行径。

台湾政府对东沙岛给予足够的重视,民进党陈水扁上台后,曾两次视察东沙岛。国民党马英九执政后,也曾到东沙慰问岛上官兵,并且投入资金在东沙修建新的码头。

2、南海何以成为大国角逐之地

南海位于亚洲和大西洋、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交汇地带,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时起,南海地区就因其战略地位的重要性,而引得广大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在二战时期,英国、法国、日本等国均不同程度地在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和东沙群岛进行渗透,并建立军事据点。

美国在南海也不断提升影响力,这些均为后来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侵占我国南海岛礁提供所谓的理由。

冷战结束后,当时我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还较为虚弱,同时美国也因为苏联的解体而对我国越趋严厉,甚至一度以人权为由对我国进行制裁。

此时的南海周边国家特别是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三国采取“两面下注”的打法,也可以叫做对冲战略

那就是在经济和文化上与中国交往,而在安全方面却又较大程度地依靠美国。在南海问题上,他们依然沿用这个作法,既保持着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但同时又不断在南海进行实质性的侵占和渗透。

截至2020年底,越南侵占我南沙群岛29个岛礁,菲律宾侵占8个,马来西亚侵占5个。

南沙群岛中无人值守的岛礁还有100余个,都是我南沙群岛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这些都成为南海周边个别国家的觊觎目标。菲律宾和越南都与美国在南海问题上进行勾连,无论是租借军事基地,还是与西方国家石油公司在南海争议地区进行油气勘采,不断依靠美国的支持对中国进行逼迫,试图使中国让步,以谋取更大的利益。

进入21世纪以来,南海的国际关注度只有提高而没有减退。当前,东亚地区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

与之相对应的,处于中间地带的南海区域成为世界最为繁忙的海域之一,船只年通行量都在十万艘以上。作为世界霸主,从上世纪90年代后,美国就是一骑绝尘。

它将目光从欧洲和俄罗斯的身上慢慢移向亚洲,从亚太再平衡战略到印太战略,都足以表明美国对亚洲的重视之大,当然。对于南海航道的控制也就成为美国印太战略的重中之重。

特别是从2010年以来,随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综合国力不断上升,这使得美国感到极大的压力。

而当美国将中国视为最严峻竞争对手后,在南海进行大国竞争显然成为美国的主要抓手,这也是美国印太战略的基石。

与此同时,东盟、印度等亚洲战略力量也在不断崛起,对本地区安全局势和海上秩序产生不同的影响。

南海因为地缘优势,而再次成为大国竞争的重要区域。

而南海各争端方在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上存在着不同的矛盾,这是较长时间内影响南海形势发展变化的核心因素。

这些国家在此时都一律无视中国是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经营开发南海,且历代中国政府连续不断对南海进行行政管辖的国家这一历史事实。

他们只是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而采用有利于自己的说法,完全体现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典型丑恶嘴脸。

3、东沙群岛静悄悄

20世纪第二个10年以来,南海聚集了当前国际体系中几乎所有主要大国的力量,美国及其小弟澳大利亚和盟友英、法、德、日等国都在南海地区拥有各种形式的军事存在。

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等国家为寻求国际权力结构重塑,也不断进行各类声索。

以至于使得近年来的南海成为大国竞争的试验场,美国坚持进逼不停,中国坚守底线不退,中美双方在南海长期博弈,至使南海争端迄今未曾止歇。

为遏止南海地区权力竞争加剧,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以及东盟进行反复磋商,逐步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的制定议程,以平衡各方利益来保证南海地区的稳定和安全。

另外,中国在南沙海域中国控制岛礁上建设机场、码头及相关基础设施,构筑中国部队海上投送的前沿支撑点,中国南海海域战略投送能力大为提升。加之中国海军战力的增强,我国对南海形势的左右能力也有显著加大。

当南海成为地区竞争的热点,西沙、南沙和中沙群岛都不同程度卷入岛争之际,只有东沙群岛一直相安无事,成为南海地区四大群岛中唯一的平静之地,这自然有其缘由。

首先,东沙群岛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在南海四大群岛中,西沙、南沙、中沙群岛所濒临的国家分别是越南、马来西、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新加坡以及文莱。

除新加坡和文莱由于过于弱小没有对南海权益提出声索,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都分别不同程度地提出主权声索,并在南海进行渔业捕捞和石油开采。

而东沙群岛处于南海最北部,离中国大陆最近,并且西濒海南省,东邻台湾省,南望菲律宾,菲律宾的争夺重点主要集中在我国南沙群岛和中沙群岛,无力也无心到中国近陆进行争夺,因而东沙群岛处于安全状态。

其次,东沙群岛处于台湾省的实际控制之中。按照中国的行政区划,东沙群岛属于广东省,现在由台湾省实际管辖,而且这是在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存在的现实状态。

台湾省一直是中国的领土,并且当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在任何时刻都很有可能实现两岸统一。

因而东沙群岛的归属是极为明确的,因而根本不存在任何国家对东沙群岛提出争议。即使是一直强调“台湾有事”即是“日本有事”的日本,也不可能有任何非分之想。

南海问题错综复杂,争端涉及到六国七方,其解决进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我们要在坚定不移地坚持南海岛礁主权属于中国基础上,坚决捍卫中国在南海传统疆界内历史性权利,不给以“南海仲裁裁决”否认中国历史权利的人或国家有任何可乘之机。

在坚持谈判协商解决南海争议问题的同时,对于某些国家的挑衅,我们也会适时予以有力反制和坚决斗争。

对触犯中国维权底线的行为会果断出手,彻底打消个别国家得寸进尺的妄想,逐步使其它三大群岛也像东沙群岛一样,获得永久的安宁。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