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巩可算把谐音梗玩明白了(冯巩什么梗)

冯巩可算把谐音梗玩明白了(冯巩什么梗)

每一年春晚的舞台上,最受关注的当属语言类节目,而这其中基本上都是以相声小品为主,正是这类节目受到大家喜欢,所以近些年央视增加了语言类节目的数量,而如今更是增加了脱口秀,这算是一大创新。

但是没想到这次创新却让大家失望了,本来是可以好笑的节目,最终却成为了尬演。所以有时并不在于是否创新,而在于是否真正地创新而不是被束缚了。除了脱口秀、小品之外,央视春晚的相声也较为一般,都是老段子,虽然说学逗唱都有,但是没有给人逗笑。

如今北京台春晚如期上演,同样是前辈的冯巩也是演绎经典,但是却进行了一番创新,和徒弟们的配合引得人哄堂大笑,这才是春晚该有的样子。欢乐才是关键,而不是各种说教。

冯巩作为央视春晚的老人,一句“我想死你们了”火了几十年,可是近些年却屡屡缺席央视春晚,但是地方春晚却少不了他,辽宁春晚、山东春晚、北京春晚等。而这一次冯巩在北京卫视春晚表演的节目是曾经的经典作品,1987年他和老搭档刘伟演出的《巧对影联》,这个节目早已成为了经典,如今时隔35年冯巩和徒弟们重新演绎,盘点了当下热门的影视作品和知名艺人,不管是贴合度,还是谐音梗,冯巩真的是玩明白了。

冯巩一出场就先用五部作品来形容台下的嘉宾。诸如用《卧虎藏龙》来形容观众,用《家有虎妻》来形容邵峰,用《两只老虎》来形容沙溢和胡可夫妻等。

然后和第一个徒弟猜电影灯谜,引用了15部电影,和第二徒弟猜影人谜语,引出了18个明星艺人,和第三个徒弟对电视剧对联,一共涉及到了多达30部左右的电视剧。

从电影到明星艺人再到电视剧,有当下热门的,有过往经典的,可以看得出为了这个作品冯巩团队没少下功夫,虽然是改编经典,旧作新演,但是却演出了新花样,带观众一起了解了经典和热门作品,还有明星艺人,对他们各自的特点也有了更加清晰地认知,当然更是好笑,因为太过真实太过契合了。

对比央视春晚姜昆戴志诚表演的《欢乐方言》好笑多了。

《欢乐方言》表面看在讲述方言趣事,但是基本上沦为了粤语的线上教学,看似有着古文的延伸高级了许多,普及方言背后的知识,但是作为春晚节目来说并不适合,想要通过十几分钟的相声表演学会粤语是不可能的,本身就是难学的一件事,却非要通过相声引起大众兴趣,最终只能适得其反,尤其对于当下的观众来说。

有人说这高级,这是雅,难道冯巩的就是俗了吗?

所谓的雅和俗不单单是需要通过颇为复杂难懂的东西展现,而是将复杂的东西简单化,让大众通过更为接地气的方式去了解一种艺术,二者是相通的,并不是对立的。

姜昆和冯巩都是前辈相声演员,一个71岁,一个64岁,但是二人对待相声的方式是大不相同的,单单从这两个节目就可以体现出来,春节本身就是合家欢的日子,所以欢才是主题,而不是推广所谓的高雅,摒弃所谓的通俗。而俗并不是抛弃艺术,而是要普及艺术。

当然可以看到央视春晚更多受到更多东西束缚,把控较为严格,整个语言类节目尺度上有限,很难有着好的表现,除了要欢乐,更要有任务,但是如今央视春晚是任务越来越重,欢乐越来越少。

相比较地方卫视春晚就大不一样,更加宽松,自然让节目的主创们有着更大的发挥余地。不管是辽宁卫视春晚,还是北京卫视春晚,还有天津卫视春晚,这三台春晚在收视上表现都是位居前列的,碾压其它卫视。辽宁卫视是小品春晚,天津卫视是相声春晚,而北京卫视是大综合,但是在语言类节目上融合了辽宁卫视和天津卫视的特点。

语言类节目归根结底要发挥自身的特点,而不是被某种东西所左右,背负起太多的任务,那么只能阻碍其创新和发展,即使演绎老段子最终也是失去了精髓,只是演了个皮毛而已。倒不如放手一搏,真正地创新,那么必然会越来越好。固步自封因循守旧是没有出路的。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