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折腾!印度又要搞“计划生育”-京酿馆

穷折腾!印度又要搞“计划生育”-京酿馆

重磅|人口狂飙突进,印度实施计划生育。

2021年6月23日,志愿者在印度阿加尔塔拉封锁期间为人们分发食物。持续的疫情,让印度底层民众的生活更加困难。图/新华社

印度多个邦试图强化计划生育政策,引发激烈争论。报道称,随着印度有望在本世纪末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该国一些邦正试图通过奖励生育不超过两个孩子的夫妇这类激励措施来遏制人口增长。

此举出于对人口快速增长会拖累经济的担忧。批评人士则质疑一些邦的人口控制政策动机,如莫迪领导的执政党印度人民党拥护印度教民族主义立场,其担忧的可能是少数族裔“生太多”。

2021年6月23日,人们在印度班加罗尔接受新冠检测。当日,印度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过3000万例,成为继美国之后又一超过这一数字的国家,其公共医疗卫生机构因此高度承压。图/新华社

强制二孩

人口最多的北方邦并非第一个

7月上旬,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法律委员会,公布了《2021年北方邦人口控制、稳定和福利法案》的征求意见稿,要求公众在7月19日前就意见稿发表自己的看法。北方邦统计人口官宣数据为1.66亿,占印度总人口16.9%。

7月11日,北方邦首席部长阿迪亚纳特,借世界人口日之机公布了《2021-2030北方邦人口政策》,宣称至2026年将该邦总和生育率(TFR)由当前的2.7降至2.1,至2030年降至1.9。阿迪亚纳特称,不断增长的人口是“发展障碍”,应追求在降低母婴死亡率基础上的“人口稳定”。

该“征求意见稿”最大的特点是其“强制性”:

该法规定,生育超过两个孩子者,将没有资格在邦内担任公职或参加地方机构选举,已担任公职者将不再有机会晋升,并被排斥在多达77项的政府福利之外。

相反,只有两个孩子者,将获得购房购地津贴、额外加薪两次和国家养老金计划雇员公积金增加3%的鼓励。

而如果只有一个孩子,额外加薪将增至4次,该独生子女在20岁以前还可获得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

此外,“征求意见稿”还规定,非公职人员如果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会通过退税等方式予以鼓励。

目前,印度实行“二孩政策”,即鼓励二孩或以下,但不一定惩罚多生者的邦有9个,包括中央邦、比哈尔邦、马哈拉施拉特邦、古吉拉特邦、北阿坎德邦、安德拉邦、哈里亚纳邦、奥里萨邦、拉贾斯坦邦;实行不同形式更宽松计生政策的邦,则另有3个。

至于“强制二孩政策”,北方邦虽因人口最多而饱受关注,但它也并非第一个“吃螃蟹”者。此前一个月,阿萨姆邦就已宣布,生育超过两个孩子的家庭将被取消政府福利。

除阿萨姆邦和北方邦外,古吉拉特邦政府也表示,正在研究北方邦的计划生育方案,“权衡利弊”再作定夺。但许多知情者表示,该邦政府也有效仿北方邦的意向。

2021年6月22日,印度中央邦首府博帕尔的儿童在雨中玩耍。印度人口老龄化程度较低,却未能有效转化为发展红利。图/新华社

各说各话

“莫迪式计生”被质疑另有目的

印度当前人口据估计在13亿以上,占世界总人口近17.7%。一般认为,最迟至2024年,印度将超过中国,成为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

印度预期寿命不过69.42岁,低于几乎所有工业化国家和许多新兴国家,但其1%的人口增长率远高于7.21‰的死亡率。

因此,尽管官方宣称总和生育率已经从上世纪50年代的6,大幅下降至目前的2-3水平,但其人口增速仍然骇人。

而印度是一个5000万人口日生活费不到2美元、近2亿人营养不良的国家,如此沉重的人口包袱当然难以承受。

也因此,早在1952年尼赫鲁时代,印度就在联邦一级成立了“计划生育部”,成为世界上首个将计划生育列为国策的国家。

1975年至1977年间,在当时“天然执政党”国大党桑贾伊·甘地和英迪拉·甘地领导下,甚至一度实行了全国范畴的强制绝育等生育政策。但印度社会对此反弹较大,“天然执政党”国大党也因此在上世纪70年代败选。

数年后,卷土重来的国大党和英迪拉·甘地痛定思痛,取消了全国性、强制性计生政策,甚至将“计划生育部”改名为“卫生与家庭福利部”,以安抚民众。

在这次风波中,印度人民党站在了反国大党、反计生行列中。当时不会有人想到多年之后,成为执政党的人民党会来个180度大转弯。

2019年,印度总理莫迪在“独立日”演讲中,首次明确将人口问题称作“印度发展的重大障碍”。此后,由印度人民党掌权的各邦就开始接二连三推出越来越严厉的计生政策——前述已经或计划推出强制性计生政策的邦,清一色是由印度人民党执政的。

支持“莫迪式计生”的一派认为,“自然人口控制派”主张的非强制措施,如提高教育水平、提高婚龄等,的确可从长远降低生育率,但远水不解近渴。对于占印度人口40%、贫困率和文盲率都居高不下的“东北六邦”而言,尤其如此。

鉴于庞大的人口基数,等到上述“慢效药”生效,局面早已不可收拾,势必拖累本就手头拮据的印度福利,拖慢印度发展进程,并造成诸多社会问题。

因此,持这一派观点的学者,如历史学家克里希纳等人认为,“强制计生”事不宜迟,越早推行越好。

而反对的意见则分为“计生完全没必要”和“有必要但不能强制”两派。

前一派代表人物,包括原印度联邦审计长办公室主任巴塔查吉等,认为印度根本不存在人口过剩问题,“这完全是危言耸听”。其核心论据,是印度目前总和生育率只有2.24,仅略高于联合国人口署2.1的“人口增长平衡”TFR值。且印度全部29个邦中,TFR低于2.1的已有24个之多,因此“完全不必杞人忧天”。

而后一派代表人物,则包括前联邦卫生部长、前国家人口稳定基金(NPSF)执行主任钱德拉、印度人口基金会(PFI)执行董事穆特杰拉等人,认为强制性计生政策“不符合人道原则”“违背印度国际承诺”,且“没有证据表明这些措施管用”。

另一些人,如前印度首席选举委员库莱什等,则怀疑莫迪和印度人民党突然热衷自己曾坚决反对的计生,可能另有目的:

许多观察家指出,印度人民党和莫迪一直想搞基于印度教认同的狭隘民族主义,并借此为自己助选,抨击穆斯林等少数民族“生得太多”“拖累印度经济和社会进步”,是一张可以刺激选情、取悦印度教核心选民的好牌。

2021年6月21日,国际瑜伽日,人们在印度博帕尔的路边练习瑜伽。印度国内区域性差距巨大,也让每一项公共政策都面临复杂考验。图/新华社

进退两难

人民党的“计生”政策难有效果

对于印度目前面临的人口问题,更多分析家则从技术和社会角度,得出“进退两难”的结论。

卫生部官员布赫指出,由于印度男女严重不平等,强行限制生育率必然导致女婴大量被选择性溺杀,以及选择性堕胎等的变本加厉。他援引研究数据指出,2017年至2030年印度男女新生儿比例中女性“赤字”将高达28.5%,其中仅北方邦就将出现200万的女性“赤字”缺口,如果推行“强制二胎”,后果将不堪设想。

一项调查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2011年人口普查显示,印度新生儿中男女比例从10年前的1000:927降至1000:919,而北方邦则更是达到了1000:902。如果推行“强制二胎”,这个数据将更难看。

更令人尴尬的是,上世纪70年代英迪拉·甘地“强制计生”一度行之有效的奥妙,在于她准确地将矛头对准素来妄自尊大的印度男性,把计生重点放在男性强制结扎上。但这是推行印度教民族主义的莫迪和印度人民党所万万不会采纳的。

相反,人民党打着“男女平等”的幌子,将计生责任“无差别”推广,结果几乎毫无悬念:印度全国家庭健康调查显示,北方邦约17.3%的女性采用了计生手段,而采用计生手段的男性比例仅几可不计的0.1%。这意味着,“强制计生”几乎不会有预期效果。

正因如此,中央邦、比哈尔邦等同样面对人口压力的邦政府近日相继表示,他们“不急于”仿效北方邦的“强制计生”做法。

还有一些分析家对各派论调都不以为然,他们指出,“正反双方”的论点都是基于印度“官宣数据”,而众所周知,这个国家的数据是出了名的不靠谱,他们拥有全国统一的身份证,也不过是几年前才“理论上办到”的事。

更何况,即便力推“强制计生”的印度人民党,究竟有多少后劲也很难讲。以北方邦为例,如果严格落实“征求意见稿”精神,该邦的执政党就可能地位不保——北方邦议会共有304名印度人民党籍议员,其中至少152名育有3个或不止3个的子女。

特约撰稿人 |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 | 何睿

校对 | 王心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