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退一赔三维权车主二审胜诉(特斯拉存在欺诈)

特斯拉退一赔三维权车主二审胜诉(特斯拉存在欺诈)

我胜诉了,北京二中院维持一审原判,特斯拉存在欺诈,驳回上诉,退一赔三 。

维权历时755天。

简述事件全经过:

2019年5月底本人在特斯拉官网购买特斯拉官方认证二手车,型号为ModelS,P85轿车,购买时看到官方网站承诺信息”无重大事故,无结构性损伤,无水泡火烧,200多项全车检测,车况良好”等信息,于销售的沟通过程中再次确认车况信息,得到销售一致答复。

2019年8月24晚,经历生死时速,车在正常行驶中,突然”砰”的一声巨响,瞬间瘫痪,屏幕跳出五个故障码,提示”车辆无法重新启动””车辆正在关闭”等,届时车辆的刹车,电门完全瘫痪,我靠着些许余速把车溜停到应急车道并拨打特斯拉救援电话,凌晨车辆被拖至特斯拉服务中心。

车辆经过一周检修,特斯拉答复为车辆的大保险,伞阀等零件损坏,需要更换,并告知我,老款车就这样,不必大惊小怪,此时特斯拉服务中心提供本人一台代步车使用。

本人认为车辆如此故障会直接威胁生命安全,遂提出退换车辆请求,被拒绝。

之后,本人拨打12315进行投诉,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积极介入调解,无果,特斯拉仍不同意退换车辆。

在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同志建议下,本人个人委托本地机动车司法鉴定机构对车辆进行全车检测,并发现车辆后侧围板存在切割焊接痕迹,属于事故车。

鉴定报告到手之后,本人以此继续请求特斯拉退换车辆,被拒绝。

市场监督管理局最终调解无果,出具调解终止书。

随后本人启动司法程序,将特斯拉诉之于法庭。

2019年12月首次起诉,本人在天津河西法院进行立案,但特斯拉当庭提出管辖权争议,为避免浪费时间,本人于天津法院撤诉,并去北京市大兴人民法院重新提起上诉,于2020年3月正式立案!

一审期间,四次开庭,特斯拉称我方进行的车辆鉴定系个人委托的商业行为,不具有法律效力,申请重新鉴定,本人同意鉴定,并由特斯拉支付庭上司法鉴定费用进行二次鉴定。

四次开庭中,特斯拉多次请第三方”专家”出庭作证,大部分”专家”为特斯拉在职员工。

司法鉴定报告完成,结论为涉案车辆存在切割焊接,对安全与贬值均存在影响,特斯拉辩称司法鉴定机构”不专业”。

最终,2020年12月4日,北京市大兴人民法院裁定,特斯拉存在欺诈,应当退一赔三。

2020年12月6日,特斯拉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审理。

2021年3月26日首次开庭,特斯拉带了两位专家出庭。

一位为”清华大学美籍华人教授,周青”,另一位为”优车库二手车副总裁,徐红涛”。

二位专家均未进行现场勘验车辆,仅凭特斯拉提供的照片进行车辆鉴定,不仅如此,两位专家的专家意见书高度一致的把涉案车辆的车牌号写少一位,没错,是同一位。

期间还有不少惊人言论,如”切割车比原厂更安全”,”结构性损伤,我们不切割焊接,一般都是更换整个车架”。

特斯拉提交了一份来自于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的复函,函中表明,如涉案车辆定义为事故车不环保。

整个庭审过程历经7个小时左右。

此后本人一直耐心等待判决,二审判决于2021年9月16日邮寄,今日收到。

二审判决:驳回特斯拉上诉,维持原判!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