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出身(雪国是谁的作品)

雪国出身(雪国是谁的作品)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川端康成的唯美主义代表作——《雪国》。

作者:十点浅浅

也许,你会问我《雪国》的唯美体现在哪?

有人曾这样评价它:小说描绘的虚无之美、洁净之美与悲哀之美达到极致。

的确,《雪国》美体现在它表达出的虚无,美在人与景的洁净,美在故事透出的淡淡哀情。

作者川端康成在书中为我们描绘出了这样的一个世界:

“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缀满银河的星辰,耀光点点,一朵朵光亮的云彩,像粒粒银沙子,明澈极了。”

没错,这就是雪国,一个美得无与伦比的洁净世界。

在这,一个如梦般虚幻,又如秋雨般悲凉的爱情故事缓缓展开……

也许,待你读完这个爱情故事,就能感受到它的美,你会和我一样怦然心动,又惆怅万千。

孟夏残雪里的初见

初夏时节,山上残雪尚余,一片嫩绿,岛村走进了雪国的一家温泉旅馆。

当他在踏进去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有两个生活轨道完全不一样的人,从此有了交集。

一个是出生在京东闹市区的舞蹈艺术研究家岛村。

他是一位有着妻儿的中年男子,也是一名富二代。他靠着家里的祖产整日游山玩水,偶尔通过看西方舞蹈的印刷品写一些没什么意义的文章,权当生活的调剂品。

一个是生长在雪国的三弦琴和舞蹈师傅家的徒弟驹子。

19岁的驹子曾被卖到东京当舞伎,被人赎身后跟随师傅回到了雪国。

在雪国,驹子虽不是艺伎,但有时也应召参加一些大型宴会。

一个放荡不羁的男人,一个在风月场边缘徘徊的女人,究竟会碰撞出怎么样的感情故事呢?

岛村一到温泉浴场,就差女佣找艺伎。

但那天恰逢新铁路落成,村里十几名艺伎都去赶场了,女佣只好叫驹子来应场。

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的相遇,会遇见的人终将遇见。

岛村第一眼看到驹子时,觉得她洁净的出奇,甚至让人联想到她的脚趾弯里也是干净的。

驹子看上去纯洁又美丽,她那玲珑而笔直的鼻梁和小巧的柔唇镶嵌在白瓷般的圆脸上。

岛村被驹子所倾倒,觉得她纯真得不容亵渎。

他们开始聊天,聊起了演员的逸事和艺术的风格,他们相谈甚欢,这让岛村不自觉地把驹子当成了朋友。

而驹子却被岛村给予的尊重所打动。

也许就在那一刻,她爱上了这个从东京来的游客。

爱情来得很奇妙,有时只因一眼,有时只为一语。

第二天,在经历了岛村委托驹子找艺伎的小插曲后,他们之间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岛村也在心里坦言自己真正想要找的是驹子。

也就在那天晚上,醉酒后的驹子来到岛村住处,她深情地呼唤着岛村的名字,并情不自禁地投入岛村的怀里。

驹子在经历纠结后,顺从了岛村,他们一夜缠绵。

清晨,驹子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旅馆,岛村也在当天回了东京。

岛村是雪国的游客,这注定了他是驹子生命中的过客。

当一个人爱上生命中的过客时,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目送他的离去,然后静静地等待他下一次的的到来,内心的荒凉与煎熬只有自己懂。

寒冬暴雪中的重逢

世上最美的三个词不过是“虚惊一场”“失而复得”“久别重逢”。

对于苦苦等待的驹子而言,和岛村的重逢正是世间最美的事,然而驹子忘了重逢则意味着再一次的离别。

199天后,岛村再次踏上了去雪国的火车。

在火车上,岛村回忆不清驹子的模样,这个凭着他手指头的触感记住的女人注定不会走进他的心。

就在他百般无聊时,他用手指在火车的玻璃窗上随意地滑动,镜子里出现了一位少女的倩影。

这个女孩眼里闪着光,美得让岛村心都颤动,岛村透过镜子偷偷地看了她好久好久。

当听到女孩优美又近乎悲戚的声音时,岛村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到后来岛村才得知,这个如梦般迷人的女孩叫叶子,她是驹子的未婚夫行男的情人,她是陪行男去东京看病归来。

一个凭着指头触感记住的女人,一个让他的心为之颤动的女孩,岛村的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波澜。

也许,每个男人对娇艳的红玫瑰和清纯的白月光都有着同样的渴盼。

驹子再见到岛村已是晚上,窗外是一副严寒的夜景,仿佛可以听到整个冰封雪地的地壳深处响起的冰裂声。

没有月亮,满天星斗,星光闪闪竞耀。

驹子远远望见岛村,想给岛村一个大大的笑脸,但却因为太过于激动差点哭了出来。

分别的日子,对于岛村来说再寻常不过,但对于驹子来说是煎熬,是盼爱归来的煎熬,更是生活苦难前的煎熬——驹子为了赚钱给行男治病当了艺伎。

这是一个被生活所迫的女人,但她坚韧地活着,认真地活着。

她把破得像个纸箱一样的房子收拾得干净整洁;

她十六岁开始写日记,做读书笔记;

她面对空旷的山谷苦练三弦琴,弹得简直和舞台上的演员一样好,连岛村都被征服了。

有一次,驹子在岛村的住处练琴,一首《劝进帐》让岛村领略了驹子高超的琴技,也听懂了驹子爱他的心。

但岛村却在心里想:唉,这个女人迷恋着我,这是多么可悲。

一直以来岛村都认为人生是荒诞虚无的,生存它本身就是一场徒劳,更别说是爱情了。

但驹子不在乎,她仍旧热烈地爱着岛村。

岛村要回东京了,驹子去车站为他送行。

此时行男病危,叶子来到车站央求驹子回去见行男最后一面,但驹子没答应,她执意要送岛村上车。

她对岛村说:“我不知道你还来不来。”

但面对这样的回答岛村却生出了一种厌恶。

驹子对岛村的爱直白而炙热,但岛村却是不拒绝也不回应,他们的结局早已注定。

在不爱你的人面前,任何努力都是徒劳,所有的深情都是枉费。

张小娴曾说:一个人最大的缺点,不是自私、多情、野蛮、任性,而是偏执地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别去爱一个不会爱你的人,别去等一个没有结果的人。当爱被辜负时,请学会收回自己的爱!

深秋初雪后的别离

岛村第三次来到雪国,是在一个深秋时节。

苦等了他两年的驹子并没有责备岛村的失约,而是跟他说,你能来看我就好,一年一次,期限是四年。

驹子爱的越深变得越卑微。

正如张爱玲说的那样:“爱一个人,会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在尘埃里开出花来。”

为了能让心爱之人看到最美的自己,驹子每次去见岛村都要换一件新的赴宴服,直至向朋友借衣服。

为了能见到岛村,驹子会冒着被掌柜挨骂的风险,从宴会上偷跑出来;

还会独自一人在山路中摸黑到岛村的住处。

哪怕要赴的宴会场次再多,驹子也会在凌晨的3点和早晨的7点出现在岛村的面前。

到后来,村里人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影响到了驹子的工作,但驹子却满不在乎地说:“没有关系,我到哪儿都可以干。”

驹子爱的忘我,但在岛村那却成了负担。

或许, 一直以来岛村只迷恋驹子的肉体,他真正爱慕的是叶子的灵魂。

岛村在经历了几次与叶子短暂的相遇后,对这个迷一样的女孩有了更深的爱恋。

就在岛村快要离开雪国之前的一个晚上,岛村和叶子有了一次长谈。

叶子对岛村说:“驹姐是个好人,请你好好待她。”

但岛村很直接地拒绝了叶子,他说,我并不能为她做什么事。

可接着,叶子请求岛村带她回东京,岛村却同意了。

岛村被驹子的娇颜倾倒过,但却从没想过要为驹子做什么,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凋零。

错爱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或许是一个女人最大的不幸。

驹子爱得越炙热,岛村越想逃。

岛村的心里早有了归期,而且下定决心不再来雪国。

故事的结局是叶子在一场火灾中香消玉殒,岛村没能带走叶子,但却带走了驹子全部的希望和爱。

不是所有的等待都值得,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爱,爱错了人,爱就是一场真正的徒劳。

一个唯美又悲情的爱情故事就此结束。

它留给我们的感觉像是满天的雪花在眼前翩翩飞舞,怦然心动的同时又怅然若失。

也许这正应了日本的国学家本居宣长所说的那样:“在人的种种感情上,只有苦闷、忧愁、悲哀,也就是一切不能如意的事才是使人感动最深的。”

听过这么一句话:“这世间最大的消耗,无非是日复一日地,在不喜欢的事情中累了心,在不值得的人那里困了情。”

深以为然!

人生太短,别为了不值得的人,荒废了最好的年华,弄丢了最贵的自己。

记得林艺莲曾在一首歌里这样唱道:女人独有的天真和温柔的天分,要留给真爱你的人。不管未来多苦多难,有他陪你完成。

的确,好要留给爱你的人,心要留给值得的人。

愿你遇见那个值得的人,他懂你心酸,疼你入骨,你们的爱抵得过岁月,跨得过流年。

分享到 :
相关推荐